• 2010-01-04

    和老天一起变态 - [呻吟]

    今年这个冬天也够变态的。
    先是很早地来了一场雪,接着又来了几次寒流,再加一场雪,现在,又来场更猛烈的大降温。
    要按气温来说,虽然今天很冷,但算不了啥。小时候,兄弟我在农村的时候,一到冬天必有场大雪,化完雪有时要一个月的时间。门前的池塘里冰结得厚厚的,可以走人,走牲口。现在想想,都不知道那时是怎么过来的,居然也没冻坏。
    不过,人没冻坏,手却是经常冻坏。上学期间,一到冬天我的手就会被冻肿,直到上大学,才算彻底告别了肿手。因为上大学后没有这么辛苦,要起早贪黑地学。
    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