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0-02-01

    回老家 - [生活]

    上周五下午,驾车带儿子回乡下老家。
    儿子极给面子,前一天就嚷着要回乡下,原因是有公鸡玩。去年回老家,他冲鸡圈乱扔东西,搞得鸡飞狗跳,他哈哈大笑,快乐无比,至今印象深刻。
    还是要赞扬一下村村通工程。以前回家的路,坎坷无比,一路蹦蹦跳跳,尘土飞扬,让人苦不堪言,一个小时的路,要走两个小时。现在好了,到家全是公路或村村通的水泥路。从离开家门,到返回老家,一共用了3个小时,包括加油的时间。已经算不错了。我最高时速也就是80公里左右,还是新手,不敢跑太快。
    儿子在家玩得很愉快,有...
  • 2010-01-13

    恭喜大巴归来 - [网络]

    恭喜大巴归来,我们都不想失去这么好的一个博客网站。
    现实毕竟很残酷,但我们要坚强地活下去。
    好事不多,坏事天天有,今天,谷歌说她要离开中国,这是多么让伤心,又多么让人愤怒的一件事。
    如此荒诞,如此匪夷所思,但它就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这片土地上。
    神啊,救救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吧。
    恭喜大巴归来!

  • 2010-01-04

    和老天一起变态 - [呻吟]

    今年这个冬天也够变态的。
    先是很早地来了一场雪,接着又来了几次寒流,再加一场雪,现在,又来场更猛烈的大降温。
    要按气温来说,虽然今天很冷,但算不了啥。小时候,兄弟我在农村的时候,一到冬天必有场大雪,化完雪有时要一个月的时间。门前的池塘里冰结得厚厚的,可以走人,走牲口。现在想想,都不知道那时是怎么过来的,居然也没冻坏。
    不过,人没冻坏,手却是经常冻坏。上学期间,一到冬天我的手就会被冻肿,直到上大学,才算彻底告别了肿手。因为上大学后没有这么辛苦,要起早贪黑地学。
    ...

  • 转载自FT中文网,原文点此
    吉林省组织部的一份内部书面文件,坦率列举了这类交易中的贿赂、腐败、欺诈和不择手段的利己特征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得到的这份文件,将升职竞争描述成“四种赛跑比赛”,破坏了组织部规章制度。
    在“短跑”中,官员们投机性地抓住领导层重组的机会,游说上级官员提拔自己。在“长跑”中,他们“会通过各种手段巴结奉承领导,并且会进行人情投资,比如招待上司、送礼以及帮助上司解决问题&rdquo...

  • “体制内”吃鸭记
    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钱真多 
    原文地址:http://www.ftchinese.com/story/001029435
     
    不久前回到我热爱的深圳吃海鲜洗桑拿。结果,当地的朋友说,吃海鲜落伍啦,如今我们热爱去南海吃鸭子。朋友随后花半小时向我描绘,那一锅鸭子如何鲜美,他们如何常常连夜往返深圳南海两地,只为吃那一锅鸭子。我越听越奇,南海在佛山那边,深圳开车过去,来回路程约是三百多公里...
  • 2009-09-08

    万里江山一片红 - [呻吟]

     打开几个门户网站,全是喜庆的红色,60大寿快到了,能不搞点气氛吗?
      真是万里江山一片红啊。
      这两天,央视天天播放阅兵村里的训练新闻。额,那些当兵的真是无比辛苦,辛苦无比。更可怜一些女兵,汗水湿透衣背,看着让俺顿生怜香惜玉之情。
      60大寿,折腾数万,甚至数十万人,上亿人。
      兄弟我当年在农村的时候,也是这个风俗。人到60,就要大搞一番,过六十大寿。儿子、儿媳、女儿、女婿、孙子、外孙子,都要忙活一阵子。过寿的时候,端坐于堂上,接受儿子孙子...
  • 2009-08-31

    嗯哼 - [好色]


  • 2009-06-19

    锁你妈逼 - [我靠]

  • 2009-06-05

    生命的脆弱 - [呻吟]

    中午回来打开网页,惊见罗京去世的消息。
    总在突然之间,一个我们曾经熟悉的,或经常在媒体上看到的人离我们而去。
    没有什么比死亡更让唏嘘,因为我们从中看到了生命的脆弱,他人离去的背影可能就是我们即将奔走的行程。这条路早晚要走,只不过有些人走得太早了。
    罗京才48岁。
    去年新闻先是说化疗后出院了,好像问题不大;后来又有人说病情恶化;再后来说撒贝宁说起罗京就流泪。今天看来,这都不是误传。
    祝愿罗京在另一个世界幸福。
    网上还有消息说,成都一辆公交车燃...
  • 2009-05-25

    不应期 - [生活]

    5天没更新博客了,说明我进入了不应期。有时虽想更新,但想想又不知如何更新。即使是现在,我也是没话找话,为了更新而更新,省的让人误会我彻底歇菜了。
    有高潮就有低潮,心理生理都差不多。有时能做一夜七次郎,有时却七夜做不了一次郎,这就是不应期。
    最近在学开车。不在车上的时候,就在看交通法规,或者在网上做模拟试题;在车上的时候,就光顾着想开车的事了;不在车上,又不做模拟题的时候,我就在琢磨怎么坡道起步,怎么倒车移库。想多了,于是对博客就“不应”了。
    今天...